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女人的痣】(74)作者:渤渤汹涌
【女人的痣】(74)作者:渤渤汹涌
字数:9819


               (七十四)

  王子玥并非我生活的全部,至少在见到郭颖的时候,我便立刻忘记了她,而且很是惭愧了一段时间,虽然惭愧的时间有点短,只是俩人相对吃饭的半个小时。
  上床后,当郭颖含住了我的阴茎时,我又想起了王子玥,我这时才发现昨天她竟然没有碰过我的阴茎,更不用说给我口交。这可不像是我的作风,在那种情况下,我一般会主动的把女孩儿的手按在我的裆部,让阴茎在她的掌中慢慢的变大;然后或者她主动的伸进裤子,或者我帮她把小手塞进裤子,抚摸着阴茎,最后或许会趴在我的腿上,张开小嘴含住龟头……

  虽然我把王子玥的全身上下摸了一个遍,可我还是觉得自己吃亏了,而且是吃了大亏。不行,下次一定要加倍补偿回来!

  「它怎么这么硬?」,郭颖抬头舔了舔唇问道。

  「想你了呗!」,我怎敢告诉她,是因为想着王子玥,所以才会如此激动。我抱着她的头,将阴茎插进她的小嘴中,用力的往下按去,直到她发出干呕声。
  她用满是泪水的美丽眼睛看着我,像是在乞求,我心里一软便松开手,她马上吐出阴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嗔道:「我要被噎死了!」

  含着泪珠的美目眨了眨,她咬着唇柔声道:「看来它是真的想我了!」
  于是,我又是惭愧了一下,只是内疚还没持续几秒钟,就被她的小嘴和粉舌打断了。

  她又低头含住了龟头,舌头先是在阴茎上无规律的游走,然后拼命的张开小嘴,努力的将整根阴茎吞入口中,最后卖力的吞吐着阴茎。

  「我也想你了!」,她擦了擦嘴角上晶亮的口水,「这两天感觉很强烈……」。
  「哦?有没有自己弄?」,我摸着她的脸笑问道。

  「没有,自己摸不舒服,我等着你……」,她说着慢慢的爬到我身上,「哥哥,我想要了……」。

  小手探到身后,扶着坚硬的阴茎,在湿漉漉的阴唇上轻轻的摩擦了一会儿,腰一用力,阴茎便被吞入她的体内。

  「哦……,好暖和!」,她眯着眼睛满足的叹道,「今晚我要吃了你!吻我!」
  她腰力并不好,所以只在上面一会儿便娇喘吁吁躺下,「哥哥,我不行了,你来……」。

  「我来什么?」

  「操我!」,她咬着唇娇嗔道,「温柔点……」。

  我很好的掌握着抽送的节奏,虽然力量不大,但每一次都将阴茎插到底,然后慢慢的用力,似乎想用阴茎将她刺穿,听着她娇喘连连的呻吟声,我竟然又有一种在操着王子玥的感觉。

  「郭颖?」,我吻着她的耳垂,「给我唱支小曲儿吧」。

  「你想听什么?」,她睁开眼睛,充满了好奇,这次她很意外的没有拒绝。
  「《女驸马》」,我用力的将阴茎插到底,「你以前唱过,肯定会!」
  「那你别动」,她咬着唇羞涩的嗔道,「否则我会走调的……」。

  我很听话的停了下来,盯着她的眼睛道:「快唱!」

  她酝酿了一会儿,扑哧一笑道:「它在里面我唱不出来……」。

  我拔出阴茎,道:「现在可以了吧」。

  「你这样盯着我,我好紧张……」,她又摇了摇头道。

  「你找借口吧!」,我轻轻的咬着她的鼻尖儿笑道,「乖,我不看你了,唱吧」。

  她轻咳了一声,红唇轻启的唱起来,她的声音不像王子玥那样清丽,而是带了一丝的沙哑,她只唱了一句,我就忍不住的把阴茎插进了她的身体。

  「啊!你偷袭!」,她低呼一声嗔道,「哦……,你别动,要不我真的唱不出来了!」

  「你唱你的,我动我的!」,我喘着粗气命令道。

  「你好变态!」,她咬着唇嗔道。

  「唱!」,我加快了抽送的幅度和速度,「舒服吗?」

  「舒服!好舒服!哥哥,你要操死我了!」,她的腿用力的夹着我的腰,娇喘着呻吟道。

  「快唱!」,我再次停了下来,「要不我就不动了!」

  「不要!」,她咬着唇羞急道,「不要停,就这样操我!我唱!我唱!」
  ……

  「你这个坏人!」,高潮后她娇喘吁吁的嗔道,「你太疯狂了,我都有点痛了!」

  我捏着她的脸笑道:「是你让我用力操你的,现在倒怪我了?你总是这样……」。

  「你还说!咬死你!」,她张口作势要咬,还没碰到我的胳膊,便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哥哥,我刚才唱的好听吗?」,她眨着眼睛问道。

  「好听啊!没看到我超常发挥了吗?」

  「呸!」,她啐道,然后娇笑道:「什么超常发挥,我怎么感觉你比之前快了……」。

  「有吗?」,我怒道,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道:「看来你是欲求不满啊!要不再来一炮?」

  「粗鲁!」,她白了我一眼,「要说爱爱,我才不要跟你打炮!」

  「都一样!」,我吻住她的唇,道:「不管是什么,我还想听你唱小曲儿……,我们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她推开我的脸,咬着唇道。

  「你说呢?」

  「操我!」,她昂起下巴,嘟着唇道:「哥哥,吻我!」

  听了两支小曲儿后,我便浑身是汗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看着天花板寻思道,不知道做爱时王子玥会不会跑调,得尽快找个机会验证一下。

  ……

  只是不久后我便没有机会去NJ验证了,因为部门有一个项目赶时间,我突然变得很忙很忙,每天早出晚归,就连跟谢舒彤幽会做爱的次数都少了许多。
  我和王子玥每天会在微信上聊几句,有时候甚至几天也不联系。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聊天的尺度越来越大,或许是某次我告诉她,郭颖在我身下唱《女驸马》后。

  她对我说,我唱的肯定比她好听!

  我说,我并没有听过……,你甚至都没有给我口交过!

  她笑话我是一个小心眼儿的男人,又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如果那天你告诉我,我会含住的你的阴茎……

  我说,不是阴茎,是鸡巴!

  她道,恩,是鸡巴,我会含住你的鸡巴!给你舔射了,然后吞下你的精液!你喜欢我这样吗?

  我道,当然喜欢!

  她又道,我昨天自慰了,可惜没有你弄的爽……,我很想念你的手指!
  我骂了一句,操!对她道,要不我把手指切下来给你寄过去?

  她也回骂了一句「变态」,又道,这两天我很想要,下面很多水,内裤总是湿乎乎的……,我想你了!

  我道,你是想我鸡巴了吧。

  「恩,我是想你鸡巴了,你给我破处吧!」

  「破处」,这两个字或者这个词瞬间刺激得我闭上了眼睛,用力的闭着眼睛,仿佛这个词是一个咒语,只要见到就不断的提醒着自己,我曾经破了一个女孩儿的处,却也深深的伤害了她。

  我烦躁不堪的对她道:「你还是自己用手指破了吧!」

  「你这个变态!」

  「不,我要找个男人破了!而那个男人不是你,你说呢?」

  「你敢!你是我的!你还是用手指吧!」

  「你是不是有病?」

  「我就是有病!反正我不负责给你破处!」

  「好!你记住你说过的话!」。她说完后便不再理我了,任我发了N条的消息都没有回应。

  我捶着额头懊恼不已,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无耻了,怎么又开始假正经了?
  我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事情,繁忙的工作让我恨不得分成两半,有时候真想马上提交辞职报告,脱身走人。项目到七月底八月初便到了deadline,想想后还是决定再干一个多月吧,一方面对得起自己坚持的「做事要有始有终」的准则,另一方面对得起为人不错的部门领导——要是这时辞职,估计他会在厕所里发疯,并且亲切的问候着我的女性亲属,然后跪在马桶边痛哭,要知道这个项目合同大但违约金也是很高的……

  项目完成后,部门领导为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辛苦,大手一挥宣布为期一个周的公费旅游。我悄悄的跟着他到了办公室,把辞职报告放到他的桌上。

  「为什么辞职?」,他惊讶的问道,没等我开口他又道:「是嫌钱少?还是对工作环境不满意?」

  我心里犹豫了一下,然后斟酌着用词,尽量平静道:「虽然我对工资并不太满意,不过我觉得我们的公司还是很不错的,同事们相处的也很好,当然您也对我很照顾,我也很希望能在这里继续工作……」。

  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很恶心,肉麻得大热天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看他的脸色还不错,应该被我的一通马屁拍的挺舒服,便决定说实话:「主要是我要读研,9月份就入学了……」

  「哦?哪个学校?」,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似乎在怪我瞒了他很久。
  「我母校……」。

  「这样啊」,他点点头,「要是其他学校我肯定会劝你留下来,不过既然是……,就算了,我签字!」。

  他趁着签字的功夫随口问道:「你读什么专业?哪个导师?」

  我心里嘀咕道,有必要问得这么详细吗?再说跟你讲了你也不一定了解。
  「我本科也是在南京读的……」,他笑着解释道。

  「哦?这么巧啊,我竟然都不知道,哪个学校?」,我故作惊讶道,看得出我的表情让他很满意,于是以此为契机,他又跟我谈了半个多小时的人生,期间回忆了一番大学时期的美好生活,总结了他毕业后的打拼历程,最后又展望了一下未来……

  临走前,他把一份辞职报告递给我,打趣道:「其实辞职报告写一份就可以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道:「还是自己留一份好」。

  「对了,有机会能不能引荐一下高教授,我想看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合作」,他诡异的笑了笑道:「我听说研究生的人力成本很低」。

  我一边点头应下,一边心里骂着王八蛋。想着高老板那张肥头大耳的奸商脸,我就觉得应该有戏,他巴不得跟这种公司合作呢。不过倘若合作,高老板那个皮包公司估计也只能拿到一些边边角角的外包项目,对于这家公司来说只是小钱,他妈的,就连这点钱都要省,而且还是剥削本来就很苦逼的研究生!

  「别忘了过两天的集体活动!」,他最后提了一句,「就当大家聚聚送你吧!」
  我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回到家,我告诉郭颖我今天辞职了,她白了我一眼嗔道:「你到底是辞职了……」。

  看着她撅着的红唇,我知道她肯定有些不满,只好苦笑道:「你如果不想……」。

  我刚开口就被她用嘴唇堵住了嘴,她吻了一会儿才娇嗔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再待下去就废了,会疯了的!」

  「对了,下周领导组织我们去旅游,让我也去」。

  「哦?你都辞职的人了,还拉着你去?哪儿?」

  「九寨沟,先去成都,要一个周」,我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去不去?」。
  「我想去,可惜没时间,最近也挺忙的」,她无奈的叹口气道。

  我捧着她的脸,在嘴唇上吻了一下安慰道:「以后有的是机会,等你有时间了,我就是请假也要陪你!」

  「嗯!」,她用力的点点头,然后嗔道:「你好像从来没有带我出去玩过!你一点都浪漫!」

  「青岛?」,我马上说道。

  「你还说!」,她大怒道,「我在那里光伤心流泪了!咬死你!」

  折腾了一番,我的身上又添了几个牙印,她靠在我怀里轻声道:「也不知道顾萱现在怎么样了?你还想她吗?」

  我摇了摇头,寻思了一下道:「有时候会想起她,不过只是像思念一个普通朋友那样……」。

  「真的?」,她抬起头看着我道,「你难道没给她打过电话吗?」

  「有次出差的时候想打,不过拿起电话后发现她那边是深夜了,便作罢了」。
  「她难道没主动联系你吗?」,她好奇的问道。

  我苦笑着摇摇头,「或许她现在过得很好,早就把我忘记了!」

  「呸!」,她刮着我的脸啐道,「你可真不害臊!你这个小心眼儿的男人!说的好听,其实你是很想知道她有没有新男友罢了!哼!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我被她说中了心事,只好抄起她的腿横抱起来,在屁股上用力的捏了一把,恶狠狠地说道:「你这两天是不是又欠收拾了?!」

  「嘻嘻……,哥哥,你怎么知道?」,她眨着眼睛轻笑道,「你这段时间那么忙,都没有好好爱我了!我们爱爱吧!」

  「先吃饭!」,我赶紧把她放下来,因为就站了片刻,我就感觉腰有些酸了。
  「不要!先爱爱,再吃饭!」,她跳到我身上,大腿夹住我的腰撒娇道。
  「先洗澡!」,我又道。

  「嗯,洗澡的时候爱爱!嘻嘻……」,她的脸埋在我的脖子里轻轻的蹭着。
  「郭颖!你什么时候变得欲望这么强了?我少你吃的了吗?」,我佯怒道。
  「当然!我们已经好久没爱爱了!」,她理直气壮道,「不信你摸摸,就这么一小会儿,人家都湿了……」

  「哥哥,我想要了!我想要你操我……」,她舔着我的耳朵魅惑的说道,温热的鼻息吹的我耳朵发痒,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抱着她走向洗手间,手摸着她的屁股道:「你这个小妖精!」

  ……

  我确实很久没跟郭颖做爱了,因为当我进入她的身体时,感觉到了不一样的紧实,让我很快就有了射精的冲动。她似乎觉察到了我的激动,转过头咬着唇道:「想射就射吧,不要忍着!我们还有时间,过会儿到床上……」

  说着,她便向后一送,阴茎整根被她吞入体内,我再也忍不住了,抓住雪白的屁股大力抽送起来。

  「射里面!」,她大声喊道,卫生间是密闭的,所以声音在不大的空间里产生响亮的回音,甚至盖过了淋浴哗哗的流水声。

  阴茎并没有因为射精而软下来,仍然硬邦邦的插在她的体内。她似乎意犹未尽,缓缓的扭动着腰肢,前后套弄着阴茎。

  「别动了!」,我倒吸这冷气,按住她的屁股,「你一动我就很难受!」
  「哦?」,她回头疑惑的看着我,问道:「为啥?」,说着又调皮的动了动,气得我在雪白的屁股上轻拍了一巴掌,忍着不适怒道:「别动!」

  「嘻嘻……,看你的表情很痛苦!咯咯……」,她开心的笑道,「让它出来吧」。

  她坐在马桶上,一边空着精液,一边轻轻的吮吸着阴茎,阴茎上还沾着精液和爱液的混合物,虽然被水流冲走了一些,但还泛着点白汤。她细心的舔舐干净,最后粉舌在唇上轻轻的扫了一下,嘟着嘴撒娇道:「哥哥,吻我!」

  「不要了吧!」,我苦着脸道。

  「要!吻我!张天,我要你吻我!」,她坚持道。

  我只好低头吻上她的唇,她使坏的把舌头伸进我的口中,搅了搅后问道:「好吃吗?」

  「呸!」,我轻吐了一口,「怎么这么涩!」

  「你嫌弃我?」,她瞪着闪着水光的眼睛嗔道。

  「胡说!」,我在她的头上敲了敲,怒道:「你还敢这么说!」

  「不了不了!」,她用力的摇着头,「我刚才什么也没说,你听到了吗?」,她讨好的含住了阴茎,舌尖儿温柔的舔着龟头,那双会说话的美丽眼睛直勾勾的诱惑着我,似乎对我说,哥哥你就饶了我吧……

  「你这个小妖精!今晚我要生吞活剥了你!」,我下身一挺,龟头便插进了她喉咙,她一翻白眼珠,用力的推着我,「你想噎死我啊!」,她哭丧着脸嗔道。
  「算是一个小惩罚……」,我淫笑道。

  「哦?那什么是大惩罚?」,她眨着眼睛问道。

  「你说呢?」,我挑起她的下巴道。

  「操我……」,她轻声道,「抱我去床上,用力操我!我想你了!」

  我们部门一行人到达成都后,有人嚷着要在成都附近玩几天,有人想第二天飞到九寨沟,最后意见无法调和,只好分开自由行动。

  谢舒彤悄悄的问我怎么安排?

  我说当然要先成都玩几天了。之前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出来旅游,小时候父母太忙,根本就不带我出来玩,去的最远的是北京,还是去治病,连故宫都没看过。离家到江苏上学后,要么穷得没钱,要么就是没时间,真的像一首歌的歌词「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

  「那我们一起吧,我可以给你做导游……」。

  「做导游是假,想我的鸡巴才是真吧」,我笑着打趣道。

  「你小点声!」,她紧张的四下看了看,嗔道:「呸!谁稀罕!」

  「好吧,既然你不稀罕,那咱俩各玩各的……」。

  「你好讨厌!」,她撅着嘴道,「你非得让我说,想你了吗?我们已经很久没……,而且你也要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

  「你少来!」,我笑骂道,「别说的这么煽情,我不会上当的!」

  「那你今晚来吗?」

  「你想找死啊!不怕被同事发现?」,我急忙打断她,怒道。

  「怕什么?一个人一个房间,大家休息后怎么会发现?」,她的理由听起来很充分,我还在权衡着风险的时候,又听她嗔道:「你这个有贼心没贼胆的臭男人!假正经!」

  「操!」,我骂道,「去就去,你给我留着门,看我怎么操死你!」

  「臭流氓!」,她红着脸啐了一口,加快脚步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一句模糊的「就这么定了!」

  深夜,我早已洗完澡躺在床上,就当我昏昏欲睡时,谢舒彤的电话到了,她很不满的嗔道:「你怎么还不来?」

  原来她竟然等不及了,我笑道:「你再不叫我,我就要睡着了」。

  「快来!」

  我穿着睡衣蹑手蹑脚的走在走廊里,恍惚中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努力的想了想,上次这种做贼的感觉,貌似是老大结婚的那一晚,我偷偷的溜进了周怡宁闺蜜的房间,那个女孩儿的名字好像叫苏倩,长的很瘦。

  从我的房间到谢舒彤的房间并不远,不过短短几步路,我便回忆起了那一幕,然后又想起了今年年初老大在电话里跟我说他生了个女儿,那时我就告诉他,我会生一个儿子,然后去泡他的闺女!他似乎很是害怕发生这一幕,在电话里大骂了一通,最后有气无力的跟我商量道,兄弟,你看你现在还没生呢,等你儿子出来起码得两年后,那时我女儿都三岁了,你好意思让你儿子泡一个大他三岁的妹子?我大笑着对他说,女大三抱金砖,我肯定会让他试试的……

  「你怎么才来?」,谢舒彤把我拉进房间,娇嗔道。

  「等不及了?」,我摸着她的乳房笑道。

  「你说呢?我十点就洗完澡了,就等你了!」,她按住我的手道,「你难道不知道我想你了吗?」

  「哦?也是哦,我们有将近一个月没做爱了吧,别生气了,这次是我不对,我应该主动过来,我道歉好不好?」,我一边吻着她的唇一边道。

  「嗯……」,她轻轻的呢喃道,「你想我吗?」

  「少来!」,我在她睡衣遮掩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只做爱,不谈情!」
  「你这个人很无情!」,她羞恼的嗔道。

  「自古多情空余恨」,我道。

  「什么意思?」,她眨着眼睛问道。

  「……」,我张了张嘴,突然不想解释,因为我觉得跟她没有共同语言,便笑道:「不说这个,我们还是做爱吧!」

  「啊!不要在这,唔唔……」,她在我怀里挣扎着,大腿紧紧的夹住我的手。
  「哪里想我了?」,我把她按在门上,膝盖分开她的大腿,手插进大腿根摸了摸,「是这里吗?」

  「哦……,嗯」,她眯着眼睛享受似的呻吟道。

  「你这个骚货,这么多水!」,我把手指放到她眼前,捻了捻,手感很粘滑,爱液有点浓稠,「最近白带挺多的吧?」

  「你怎么知道?」,她咬着唇羞涩的问道,「可能快排卵了,这两天你可不要射里面!」

  「不射里面射哪儿?射你嘴里?」,我把沾着爱液的手指按在她的红唇上,淫笑道。

  「除了那里,你想射哪里都行!吻我!那里好痒!好湿,我受不了了,快操我吧!」

  「想让我怎么操你?」

  「你想怎么操就怎么操,快操我!」,她迫不及待的抓着阴茎往大腿根送去。
  「操!你难道又一个月没做爱了?」,我抬起她的一条大腿搭在胳膊上,她的两条腿呈一个钝角。

  她扶着阴茎将龟头准确的抵在阴道口,急道:「操我!」。我一用力,阴茎便插入了泥泞的阴道。

  操了一会儿她便坚持不了了,直嚷着那条站立的腿打颤。我只好把她扔到床上,挺着阴茎狠狠地插进阴道。

  「啊!」,她张大嘴巴低呼一声,「好充实!我真的很久没做爱了……,你操死我了!」

  「哦?」,我缓缓的挺动着阴茎操着她,一边问道:「多久?」

  「上次跟你做过后就没做过」。

  她的话吓了我一跳,我停了下来,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你不会因为我才不做吧,你可别说你爱上了我!我的胆子可很小的!」

  「呸!你怎么这么自恋!」,她羞怒道,又扭动着腰肢道:「别停,继续操我!」

  「我只是觉得没有跟你做爱有意思,在床上我们很少说着情话,我也不敢放肆的呻吟……,用力,啊,你操的我好爽……,所以我对在家里做爱有点害怕……」

  「这样啊,还好不是爱上了我!」,我用力的将阴茎插到底,拍拍胸口松了口气。

  「你这个无赖!你难道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有啊,否则我也不会在这里操你了!」,我捏着她的乳房淫笑道。

  「我真想把你踹下床去!你这个无情的臭男人!」,她在我身下挣扎着骂道。
  「你越是这样我越是兴奋,越是觉得有趣,我一直想知道强奸一个用力反抗女人时是什么感觉……」。

  她突然扑哧一笑,道:「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想怎么操就怎么操,我是不会反抗的,张天,用力的操我啊!」

  「妈的!」,我丧气的骂了一句,然后哀求道:「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嘛!」
  「那你先把我操爽了,我再考虑考虑!」,她奸笑道,「你还不快操我!我里面好痒……」

  为了能让谢舒彤配合演一出强暴和反抗的戏码,我算是拼了命了,好不容易把她操得浪叫着喊道:我要来了!再快点!……

  「射我嘴里吧!」,她仰起头,张大嘴巴。

  精液一股股的喷射进小嘴中,有几滴落到了娇艳的红唇上,她伸出舌头轻轻的将精液舔进口中,然后张着嘴巴,含混不清的道:「喜欢吗?」

  我把她的下巴高高的抬起,手指按住了她的小嘴,道:「吃了!」

  她痛苦的闭上眼睛,喉咙发出不甘心的唔唔声,片刻后雪白的脖颈一阵蠕动,直到再也听不到吞咽的声音,我才松开了她的下巴。

  「你这个变态!」,她擦着唇角的口水骂道。

  她趴在床上对着垃圾桶拼命的干呕着,想要将刚刚咽下去的精液吐出来,我递给她一杯水道:「漱漱口……」。

  她接过杯子,还不忘道一声「谢谢」。我苦笑道:「没想到你反应这么大……」。

  她漱过口后,白了我一眼嗔道:「这是我第一次吃精液!在家里的时候,即使含在嘴里也很快便吐了……」

  「呸呸!」,她又吐了一口,然后舌头舔了舔红唇,皱着眉道:「你的精液味道还算好点,其实并不难吃!」

  「哈哈」,我被她的憨态逗笑了,我一脸淫荡的说道:「刚才的精液是我憋了一整天的,现在我又有新鲜的精液,要不要再尝尝什么味道?」

  「才不要呢!」,她赶紧摇头拒绝,然后歪着头笑道:「你昨晚跟她做爱了?」
  「废话!要分开那么久,肯定要先喂饱她!」

  「你跟我说说她呗」,她躺在我的大腿上,仰头看着我道。

  「你想干什么?有什么阴谋?」,我的警觉性还是很高的,马上怀疑她有所企图。

  「呸!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还能跟她抢人啊?再说就你?我才不稀罕呢!」,她恼羞的嗔道,不解气的抓着阴茎用力的拽拉拽。

  「我只是好奇而已,想知道你爱的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我没有告诉她郭颖是我表妹,只是说她和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当然说道郭颖,又不得不提到顾萱,说起顾萱又不得不说起她下巴上的那颗痣。

  「你竟然喜欢女人的痣?」,她咬着唇道,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我苦笑道:「是啊,那时候是很喜欢」。

  「你没发现我也有痣吗?」,她瞥了我一眼嗔道。

  「哦?在哪?」,我惊讶道。我自认为对谢舒彤的身体很了解,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我都摸过,也都看过,不对,除了……,除了她的………

  「你从来都没有趴在我的那里仔细看过……」,她有些黯然的说道,「每次你都匆匆的插进去,根本就不去看一眼,你是觉得我那里脏?」

  「……」,我拍了拍脑门,然后闭上了眼睛。

  我这才发现,原来在我的心目中女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难道不是吗?否则我为何没有注意到谢舒彤的阴唇?因为我心里对那地方又抵触,或许我下意识的认为那里脏?

  我想的有些头痛,大脑里混乱不堪。

  这时,谢舒彤柔声问道:「你想什么呢?不会生气了吧?」

  「没有!」,我强颜笑了笑,「我只是在想你的话,我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仔细看看你的阴道……」。

  她白了我一眼嗔道:「因为你从来没有给我口交过!」

  我想到了我上过那些女人,只有我喜欢的人,我才会趴在她们的大腿间给她们口交,比如郭颖,顾萱,颜霁,哦,还有冯烨——那个我几乎忘记长什么模样的女孩儿……

  其他的女人在我看来,只是生命中的过客而已,她们并不值得我去留意,我只想在她们身上发泄着欲望,体验着做爱的快感,然后颤抖着喷射出精液。就连那个清纯的让我怜爱的宋佳楠,似乎也是如此,所以我根本没有仔细的看看她的阴唇,更遑论给她口交。

  我只知道谢舒彤的阴唇已经有点黑了,阴唇周围的毛挺多的,其他的细节便一无所知了。我也只知道宋佳楠的阴毛乌黑发亮,而且比较稀疏,阴唇颜色很淡,看起来也很少自慰,除此之外的细节,似乎只有我的阴茎才知道。我只记得自己当年曾着魔般的在苏倩的身上找过痣,那是因为我疯狂的爱着顾萱的缘故,对女人身上的痣有一种变态的追求,老大骂得很对,那时候我心理问题,这是一种病,得治!

  我真的觉得被别的男人操过的女人脏吗?不至于吧,只要洗干净了,我一样可以给她们口交,比如颜霁,为什么?因为我很喜欢她啊!

  我想,在我的心里,女人确实是分等级的,我可以在任何时候给郭颖口交,毫不在乎的把她的爱液吃下,可换成其他女人,我用力的摇摇头,这是不可能的!我怀疑自己会忍不住把隔夜饭吐出来的!

  「我知道,你其实并不喜欢我!」,谢舒彤道。

  「咯咯……」,她大笑道,「也是,我们本来就是炮友嘛!」

  嗯,谢舒彤确实算是我的炮友,当然,我也是她的炮友,这是相互的。
  我确实并不喜欢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