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花与炮】(完)作者:欣儿
【花与炮】(完)作者:欣儿
 字数:63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过年了,外面大家都在放着烟花庆祝新年的到来。

   晓曦也为我准备了自己的烟花秀,为此晓曦购买了各种烟花,还特制了好几 种,就等着今晚的到来。

   我在客厅里和慧宝玩着飞镖,非常普通的飞镖,只不过靶子就是站在据我一 米多,一丝不挂的慧宝。

   靶环就画在慧宝的屁股和咪咪上,乳头和菊花分别是正反面的是十环。
   我朝着慧宝一根接一根的丢着飞镖,每根飞镖插到慧宝身上,慧宝都配合的 发出一声嗲声嗲气的呻吟。

   我的准头比较差,大多都打偏了。

   不过胜在慧宝提前准备的飞镖多,仅仅一会慧宝全身都插进了不少飞镖。
   我又拿起一根飞镖,朝着慧宝狠狠扔了过去。

   「哎…呦……,主人你倒是扔准点啊,这回可就差那么一丝了……」慧宝一 面撒娇,一面朝着我晃动咪咪搔首弄姿。

   现在我玩的是正面,慧宝的咪咪、肩膀、胳膊、小腹、大腿,甚至肚脐、阴 阜、脚背上都被插上了几根飞镖,可偏偏两个乳头上还是光光的。

   刚才这一根,就插在慧宝右咪咪的乳晕下。虽然已经被扎的像个剑毛猪了, 但是这点小疼痛早就不在慧宝的话下。

   我气急败环的说道:「转身转身,主人要射你的菊花。」

   慧宝转过身来,嘻笑着调侃着我。

   「主人啊…水平太低了!一个十环都没有!嘿嘿…来呀……射慧宝的菊花呀!」
   慧宝边笑着边掰开了自己的屁股。

   飞镖一根一根的朝着慧宝的屁股飞去,可偏偏还是没有打中!

   几根飞镖有的插在慧宝的背上,有的插在慧宝的屁股蛋上,有的插在慧宝的 大腿上,有一根飞镖还扎穿了慧宝掰着屁股的小手,把她的手钉在了屁股上。
   「啊!主人!怎么射的麻!慧宝的手都拿不下来了,呜呜……」

   慧宝嘟着嘴像我抱怨,还故意扭了扭屁股。

   这时晓曦走了过来道:「主人,东西都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去放烟花了……
  咦?慧宝妹妹,你可不能独佔了主人哦!晓曦姐姐给你也准备了特殊的烟花!
                  「

   「不去!」我恼火的说到:「我还就不信了,今天射不到一个十环我哪也不 去!」

   慧宝见我生气了赶紧翘起了屁股,用手掰开两片屁股蛋,露出自己的小菊花, 还朝着我退了几步,主动放水降低了难度。

   我没好气的抓起了一把又一把的飞镖,瞄也没瞄,直接甩了过去。

   飞镖接连不断的插在慧宝身上,把慧宝插的「哎呦哎呦」的直叫唤。

   慧宝的屁股上、大腿上密密麻麻插满了飞镖,可惜菊花依旧好好的在那收缩 着。

   倒是她的手,已经被数十根飞镖扎穿,非常牢牢的固定在了屁股上。

   晓曦见我羞刀难入鞘,赶紧拿起了一根飞镖上来解围。

   「主人,不要急嘛。要心平气和先瞄准,然后凭自己的感觉将飞镖射出去, 呶。」

   话音刚落,一根长长的飞镖就射了出去,正中靶心!

   慧宝的菊花狠狠地收缩了起来,「啊」的叫了一声,猛的站直了身子。
   飞镖整个刺进了慧宝的小菊花,刺破了肠子和肚皮。

   慧宝低下头,看见插满飞镖的小腹露出了一个飞镖的尖头。

   「啊!晓曦姐…你!欺负我…呜呜……不算不算!作弊!再来再来!」
   「呵呵,慧宝别闹了,主人赶紧放烟花了!一会就十二点了呢!」

   晓曦赶紧一手拉着我一手拉着慧宝,将我拉到了院子里。

   慧宝来不及在身上披件衣服,从温暖的屋里来到室外,忍不住打了几个哆嗦, 身上插着的飞镖也没有拔出来,随着慧宝的脚步不停地上下颤动着。

   琴儿和小璇已经把各种烟花都拿出来,铺在了地上。小璇见到慧宝的样子, 惊讶道:「咦,慧宝妹妹,你怎么变山鸡了?」

   「还不是主人说要玩飞镖,我就给他当靶子啦!射又射不中……射了半天…
  我就变这样了呀!结果他还作弊……「慧宝愤愤的说。

   琴儿咯咯的的笑着,说道:「叫你一个人霸佔主人!我们当姐姐的都被冷落 了!所以一会要罚你!」

   「可是……」

   慧宝还不甘心的想说什么,但是已经被晓曦拉到了一颗树下。

   晓曦打量了一下高度,把绳子做了一个套,套在了慧宝的脖子上。

   绳子的另一头挂在了树上,晓曦用力一拉,慧宝就只能掂着脚站在那里了。
   「慧宝妹妹,本来想把你手吊在这就好了,可是你手还被钉在屁股上…就只 能这样了。你居然敢一个人霸佔主人。姐姐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姐姐们现在 就要惩罚你!你知错不知错?」

   晓曦佯怒着训斥起慧宝来。

   真不愧是当大姐的,我想。

   晓曦的这几句喝骂很有大姐的范嘛!

   慧宝咳嗽了下,带着哭腔求饶道:「呜呜……妹妹知错了,愿意接受姐姐的 任何惩罚……」说完,还有几颗泪珠顺着脸蛋流下来,彷彿真的追悔莫及一样。
   这个小妮子,死到临头了还演的这么像,不愧是影视学院的院花。

   晓曦拿来了一打普通的长条形三十发冲天炮,一人递了几根,点燃后对准了 慧宝。

   「嗖!嗖嗖!嗖!」

   一颗颗炽热的烟花弹喷射到了慧宝身上,有的烟花弹射到了慧宝的身上还继 续燃烧着,有的则滑落掉在地上引燃了地上的荒草树叶。

   小璇离慧宝最近,冲天炮炮口的火焰直接烧灼着慧宝的身体。

   慧宝大声的惨叫着:「啊!啊!!姐姐们慧宝罪该万死…请都射到我的身上 吧…我……啊!」

   一颗烟花弹从我手中的炮里射入了慧宝的嘴中,烧烂了她的舌头,阻止了她 继续说话。

   好一会大家的炮终於放完了。慧宝全身都被烧坏了,皮肉黑乎乎的,散发着 烟花和烤肉的气味。

   慧宝身上的飞镖也烧的只有金属尖头深深的插在肉里,流着一道道血痕。
   慧宝已经没有多少意识,本来就脚尖点地现在就更摇摇欲坠站不稳了。所以 慧宝脖子上的绳子紧紧的勒住了她的脖子,把她吊在那里。

   晓曦先让我跟琴儿、小璇离得远点,又找来了一根雷管插进了慧宝的小穴, 点燃后迅速跑的老远趴在地上。

   「轰」的一声巨响,血肉横飞。

   慧宝的头被炸的飞上了天,然后又落了下来,被绳子扯着挂在那里摇摆着, 其余的部分则成了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碎肉,被炸的满地都是。

   「这是什么炮呀,晓曦姐?这么大威力!」琴儿的嘴张的老大,惊讶的问道。
   「嘿嘿…炸石头用的!我可是好不容易从别人那搞到的呢!喜欢吗?一会给 你也来一个!就塞在你这张小嘴里………」晓曦打趣着琴儿。

   琴儿害羞的说道:「讨厌…晓曦姐坏死了!人家要三个!每个洞洞都要一个!」
   我没注意三个女孩的贫嘴,而是点上一根烟,端详着慧宝仅剩的人头。
   慧宝的头除了被我的一颗烟花弹打进嘴里烧坏了舌头,没受什么其他的破坏, 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显得十分惊愕。

   「一会就给你!你看你都流水了!」

   晓曦从琴儿两腿间抽回湿漉漉的手,一边说,一边走到小璇身边:「好了妹 妹,到你了。」

   接着晓曦把小璇脱了个精光,拿出了一卷绳子将小璇的手绑在身后,然后把 她吊在了树上。

   就在慧宝身边,嗯……应该是头边。一颗美丽的头颅还挂在那呢!

   小璇顺从的配合着晓曦的捆绑,癡癡的望着晓曦。

   平日里跟晓曦最亲近的就是小璇了,现在晓曦亲手送小璇上路,小璇应该是 十分幸福吧。

   晓曦绑好后找来了两个会转的烟花放在小璇脚下,让小璇踩在上面。

   然后拿来一根大约大腿那么粗的花炮,对着小璇的小穴比划着,塞好几次都 没能塞进去。

   「哎呀!惨了!这根太粗了,又是平的不是尖的……本来想的是粗一点也没 事,大不了撑破小穴,反正小璇妹妹也不会介意的。可是这真是太难弄了。」晓 曦懊恼的说。

   双手被吊着的小璇咯咯的笑了下,「晓曦姐,看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既然 塞不进就想办法把小穴扩大点嘛!比如用棍子撑开,不行直接用刀子割开也可以 了嘛!把我的小穴跟菊花之间都割开就能塞进来了。反正我也不会介意的啊!」
   「是啊!哎,糊涂了!直接用刀子吧,实在太粗了。不撕开你,我看是不行 的!」

   晓曦高兴的说道,然后在小璇的双唇上留下一个亲密的吻算是奖励,然后跑 去找刀子了。

   晓曦很快就拿来了一把水果刀,把刀身伸进了小璇的小穴里。

   小璇本能的一夹双腿,淫水直接顺着刀子流到了晓曦的手上。

   「准备好了吗,小璇妹妹?我要划开你的小穴了!」晓曦提醒道。

   「嗯!姐姐,我准备好了,快点动手吧!」

   小璇闭着眼睛,点头鼓励着晓曦,然后深吸一口气,猛的把左腿抬过了头顶, 双腿绷成一条直线,做了一个标准的立式一字马。

   「啪啪啪」

   我鼓起掌来。

   小璇是体操学院的尖子生,现在就算被捆起了双臂,依旧能做这么漂亮的一 字马。

   「刷」的一声,晓曦割开了小璇的小穴。

   这一刀又准又狠,直接把小璇从小穴到菊花的会阴部分从上往下全部划开了, 两个洞洞变成了一个洞洞。

   大股的鲜血一涌而出,顺着小璇的右腿流到地上还不算,也把晓曦拿刀的整 只手都染红了。

   小璇痛的浑身一颤,但是没有把左腿放下来。

   晓曦来不及擦去手上的鲜血,立刻撑开小璇流血不止的洞洞,把大号的花炮 塞了进去。

   粗糙的花炮皮毫无顾忌的摩擦着小璇流血的伤口,给小璇带来加倍的痛苦。
   整个过程小璇都痛的颤抖个不停,但还是咬着嘴唇,默默忍受着剧痛,直到 晓曦塞好了花炮,才放下了左腿。

   这时我走了过去,拿下了嘴里的香烟点燃了她脚下的转炮和花炮。

   小璇是体操学院出身,身材十分健美。现在两个转炮在小璇脚下转动着,她 就像一样踩着两个风火轮的哪吒一样,威风凛凛。

   不过赤脚的小璇踩着风火轮的感受好不好,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接着她洞洞里的花炮也喷出了火舌。

   这种花炮摆在地上能喷出高达三到五米的烟花,由於现在被插在小璇的洞洞 里,所以无数的烟花就只能被压在她的肚子里了。

   小璇的肚子顿时被点亮了,五彩缤纷,像一盏綵灯。

   火光让小璇的肚子变得半透明起来,我甚至可以透过她的肚皮隐约看到她正 在被火舌喷射的各个内脏。

   小璇这时也再也忍不住了,放声的惨叫起来,剧烈的扭动着身子。

   看来内脏被烧熟的滋味并不是很好。

   小璇并没有能扭动太久。因为热胀冷缩的缘故,小璇的肚子慢慢的鼓了起来, 最后「砰」的一声爆开了。

   小璇被烧焦烧熟的内脏全都射了出来,在她面前撒了一地。

   随着肚子的爆炸,小璇也停止了挣扎和尖叫,只是偶尔抽动一下。

   小璇最后一次抬起头来,留恋的看了我一眼。一股硝烟从小璇口鼻冉冉飘出, 她无力的垂下了头,死了。

   我很回味人体綵灯的那一刻。

   很显然,肚子会炸开也超出了晓曦的预料,所以我们都看呆了。

   琴儿羞答答的跑到我们身边,捏着衣角轻轻的说:「小璇姐姐死的好惨啊!
   接下来是不是到我了?「

   晓曦回过神来转头看了下琴儿,笑着说到「没错!你会比小璇更惨!妹妹怕 不怕?你现在求饶的话我可以给你留一块完整的部分!」

   「我才不求饶呢!姐姐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琴儿不服气的看着晓曦, 还挺了挺胸膛。

   琴儿的咪咪是四个女孩子里最大的,这么一挺,顿时上下颤抖起来。

   「嗯,那好吧。你脱光衣服,去那边我挖好的坑里趴着吧。」

   「嗯」

   琴儿很听话,麻利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连带鞋袜都脱了,光着屁股轻快地跑 到一个不深的坑里跪倒后趴在了里面。

   坑不大,刚好容下琴儿趴在那里。

   坑的深度和琴儿趴着差不多高。

   晓曦搬来了一大捆鞭炮雷管什么的走到坑上,坏笑道:「好妹妹,把你的爪 爪伸过来!」

   琴儿抬起头,顺从的伸出了双手。

   晓曦拿起几个小的炮仗,一个个的塞在琴儿手指之间,然后拿来一个大的放 在手心里,让琴儿夹紧小的,握紧大的。

   琴儿握紧后,晓曦又用胶带把她的手缠起来。

   接着琴儿的脚趾缝里也被晓曦一个个插上了爆竹,腿部关节上塞上一个大的。
   做完这些,晓曦拿出一捆用保鲜膜包裹缠好的鞭炮,一点点的塞进琴儿的屁 股。

   鞭炮竟然有十几米长,塞了足足二十分钟才全部塞进去,塞完后琴儿的肚子 鼓鼓的,就像怀孕好几个月一样。

   这还是得益於琴儿的全力配合。

   我很惊讶琴儿小小的肚子怎么装的下那么大一卷鞭炮。

   接着琴儿身上所有的洞洞里都被插上了大小合适的爆竹,小穴里是一颗长三 十厘米手腕大小的雷管,耳朵孔、鼻孔都被各塞进了一颗爆竹,连乳沟中都夹着 一根巨大的雷管。

   琴儿身上也被晓曦缠满了鞭炮。

   我纳闷的看着这个「爆竹人」问道:「晓曦,这么多的爆竹点的过来吗?」
   「多?这可不够多!」

   晓曦不以为然的回答道。说完,晓曦又拿出一捆绳子,把琴儿的四肢拗到背 后捆在一起,还把琴儿的长发也捆了进去。

   现在琴儿被迫高高仰起头,整个身子向后弯成一个弧形。

   要不是琴儿从舞蹈学院毕业,身子柔软,还没法在浑身挂满鞭炮的情况下做 出这种动作呢。

   晓曦轻笑了下,把琴儿四肢与脊背之间的空隙也塞满鞭炮,拿出一瓶矿泉水 均匀的撒在琴儿身上,又拿了一瓶相同的矿泉水,用手捏起琴儿的下巴,给琴儿 灌了下去,把琴儿呛的连连咳嗽。

   做完这些,晓曦没有松开托起琴儿下巴的手,而是摩挲着琴儿光洁的下巴问 道:「姐姐要点火了。还有什么遗言没有啊,琴儿妹妹?」

   「我………呜呜!」

   琴儿刚刚张嘴,就被晓曦用一根雷管塞住了嘴巴,插进了喉咙。

   晓曦坏笑着说:「小牲口哪里有遗言?有什么话一会黄泉路上等等姐姐来再 说吧!」

   说着,晓曦就咯咯笑着拉着我跑开了,只留下坑里趴着的琴儿在那呜呜的叫 着,似乎想说些什么。

   晓曦拉着我跑的远远的,然后把我嘴里的烟抓了过去吸了一口,美美的吐了 个烟圈。然后把烟头轻轻的一弹,不偏不倚刚好弹落在了坑里。

   好几秒钟过去了,除了琴儿的更大的呜呜声什么动静也没有,估计是烟头烫 到她了吧。

   突然「呼」的一声,坑里窜起了大火,然后无数的「哧哧」声响起。

   「啪!啪啪啪啪!」

   鞭炮声终於响起了,仔细听还有很多是闷闷的声音,估计是琴儿体内的鞭炮 吧。

   「砰!砰!」

   这该是雷管。

   浅坑里血肉横飞。

   鞭炮足足响了五分钟才停下来,我和晓曦走到坑边看了看。

   坑里现在只有一堆碎肉,无数的肉块散落在坑洞周围。

   琴儿被彻底炸成了肉块,完全找不到这是一个人的痕迹。

   可怜的琴儿甚至还没能叫出声,嘴巴就被嘴里的雷管炸开了。

   「原来那两瓶水是酒精!你这个当姐姐的,可真是残忍啊。把人炸的这么惨, 遗言都不让人家说!」

   「是啊,烟头只能点燃酒精,点不着汽油。还不是为了给主人一场精采的演 出嘛!都是取悦主人而已,怎么死不一样?现在死都死了,我们这些肉畜还有什 么好说的吗?主人想知道,一会我去地府问问她,给你託梦告诉你啊!」晓曦呵 呵的笑着,无限妩媚。

   「行了别贫了!那么你又要给我一场什么样的表演呢?」我饶有兴趣的看着 晓曦。

   「主人,你想想…大过年的,花炮、烟花、鞭炮都有了,还缺什么?」
   「想不出来……死到临头了卖什么关子,快说!」我假意生气了。

   「是!主人…」

   晓曦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瘪着嘴巴走到一个巨大的红色柱子边,拍了拍 说道:「是礼花啊,主人!」

   我看了看「柱子」,足足有三米高,大约半米的直径。

   「这是礼花?火箭还差不多!」

   「没错,这就是火箭!为了能把我带上天,好不容易才弄的呢!我才是烟花。」
   说着,晓曦便把一根什么东西插进了自己的菊花中。

   「这是特制的引线,可以引燃我身体里面的火药。我早就把火药塞进自己的 身体里了。」

   晓曦介绍完,然后紧紧的抱着火箭示意我把引线点着。

   「哈哈,你还真有创意啊!抱着火箭上天?」我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引线, 看了看之后点着了。

   「怎么样,还有什么遗言没有啊?」我故意问道。

   「主人真坏!学人家……引线都点燃了,才问有什么遗言没?」

   她的话还没说完,火箭就升空了。

   「哈哈!」我着坏笑说道:「走你!」

   「我会把琴儿…的遗言…託梦…告诉…你…的………」

   晓曦的声音越来越远,但是依旧清晰,很显然晓曦在主播学院的几年没有白 学。

   几秒钟后,天空绽放出一朵美丽的烟花。通过烟花的光线仔细看,还能看见 一片血雾。

   我掉头朝屋外走去。

   屋外停了一辆车,走下了几个窈窕的身影,应该是新分配给我的肉畜送货送 到了。

   我身后小块的血肉如雨点般落了下来,撒满了整个院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